正文 隐忍的日子 默特巴

隐忍的日子默特巴

默特巴是一个艺术家,他自认为是。(顶点小说手打小说)他的自我评价是:优雅,美丽,高贵,才华横溢……他愿意用世界上最美丽的语言赞叹着完美的自己。他很谦虚,他前面的语言已经是他谦虚后的用词。他很烦恼,完美的他无论去向何方都会闪光,那些看见他只会发春的异性让他厌恶。

默特巴已经独自生活了十年,这十年来他翻过无法山,跨过无法海,行过无数草地。他已经忘记自己的家乡是何处,如果不是他每天都要说一句——我是天底下最完美的王子默特巴,他会忘记自己的姓名的。

默特巴曾经有一个朋友,他们一起见证着世间的繁华,一起吃世间的美味,饮世间的美酒。他的伙伴是一位吟游诗人,他最喜欢拉着竖琴吟唱,美妙的歌声伴着默特巴优雅的舞蹈是那么合拍。在默特巴小的时候他是一位无忧无虑的王子。每天吃着手下上供的食物,累了有美丽的姑娘为他揉肩,住着整个族内最宽敞最华丽的宫殿。他很幸福,他以为他会一直过着平淡的幸福生活。

有一天,默特巴的父亲和护卫军抓来一个男人,那个男人有着红胡子,满头的乱发让他看上去是那么丑陋,身上的白色衣服零乱污垢,他不停地挣扎着,嘴里叫唤着自己是多么无辜,多么喜欢着他们一族。默特巴笑了,那个家伙很有趣,他请求父亲让他做他的玩具。

接下来,默特巴和那个人相处得很愉快。那个人吟唱着王子默特巴的歌谣,向他的族人诉说着默特巴王子是多么英俊,多么英明。默特巴很喜欢他,听他诉说着外面的故事,凝听着王子如何拯救受苦的公主,骑士如何惩治了恶魔的故事。

一年后,默特巴和吟游诗人一起离开,离开前他并没有告诉父亲,就这么默默地和吟游诗人离开了。吟游诗人说过:只有小孩才会什么事情都要请示家人。他不是小孩,他是完美的王子默特巴。

吟游诗人的世界很繁华,也很复杂。聪明的默特巴王子用了很久的时间才适应过来。他发现,吟游诗人的歌声很讨美丽的女人喜欢,凝听了他的歌声后,那些女人会双眼通红地看着他,那模样就如同他们族里那些想当他王妃的姑娘看他的眼神。于是他决定,他也要做一个讨美人喜欢的优雅王子。

默特巴偷偷向吟游诗人学唱歌,学跳舞,甚至连他走路的模样也要学习。

离和吟游诗人分离的日子已经过去十年了,默特巴来到了这座森林。刚来到这座森林的时候,他总是会遇到偷袭和暗算,他一次又一次渡过了各种劫难,如今再没有人敢伤害他。

“吼!”默特巴刚刚吃下了一头风猪,现在心情很愉快,心情愉悦的他忍不住高歌一曲。他昂起高傲的头,心道:“算这些土包子命好,今天默特巴王子心情好,让他们欣赏一首本王子的美妙乐曲。”

“吼吼吼……吼吼吼……吼吼吼……”

忘幽森林的一个角落里,一个小女孩,一个汉子还有一只鸟围在火堆旁烤着身上的衣服和羽毛。女孩大约十岁,一头黑发和一双黑眸特别引人注目,汉子约四十岁左右,脸上的刀疤让他看上去有些血腥。鸟儿的羽毛上全是冰块,正缩在小女孩的身上哆嗦个不停。

这两人自然就是被忘幽森林困住半个月的莎娜和哑奴。两人此时全身**的,冰冷的感觉浸入骨子里。虽然火升得很旺盛但是也温暖不了他们的身体。

“不愧是三极魔兽冰雕蛇,果然不好惹。好冷,我感觉我的身体已经变成一座冰雕。”

“呀呀!”坚持住,冰雕蛇只有三极,魔力只能维持一个时辰,再坚持一会就没事了。

莎娜随身带着魔兽丛书,自然对冰雕蛇的底细了解得一清二楚。“只是我们今天又无法回去了。妈妈一定很担心我。”

“呀呀!”明天我一定会带小姐回家的。

“小鸽子,再忍一会儿。”莎娜紧紧抱着鸾歌,双唇发白的她已经没有说话的勇气了。太冷了。

“吼吼吼……”从不远处传来尖锐的虎啸声。莎娜的脸色变得更加苍白,她紧皱着眉头心里一阵发麻。不会这么衷吧?高级魔兽正朝他们靠近?

哑奴艰难地站起身,他挡在莎娜面前迎接着高级魔兽的到来。以他们此时的情况想逃是不可能的,他只有拼着一死保护小姐的生命安全。

身体不受控制,双腿哆哆发抖。他吃力地拔出剑,剑尖朝向高级魔兽行来的方向。

“沙沙沙!”脚步声越来越近。两人能听到对方的心跳声,咚咚咚……

冷汗从发梢流向脸颊,心中有一个小兔子在敲鼓:“咚咚咚……”

“吼吼吼……吼吼吼……”两人忍不住打了个颤。以声音来分辩仿佛是七级魔兽虎王兽。各种魔兽都有独特的声音,然而每个级别的同类魔兽的叫声又有所区别。哑奴曾经见到过七级虎王兽,它的叫声就跟这道声音一模一样。

“呀呀!”小姐,躲起来。

莎娜放下鸾歌,长针已经从衣袖滑到手指上,只待千均一发时射击敌人。长针上碜了**,希望对七级魔兽有用。

“沙沙沙……”

四周静悄悄的。各类一级魔兽争相逃窜,一时之间森林外围一阵混乱。天上飞的,地上跑的,水里游的都变得慌乱起来。

“看来真的是七级虎王兽。拼了!”莎娜运转微薄的内力至十指,只待一招击退对手,虽然这是不可能办到的事。

“吼吼吼……”

“来了!”莎娜拉着哑奴躲在一颗树后,双眼呈血红色。她舔舔麻木的嘴唇,噬血的光芒一闪而逝。

“咦?”长针正待发射,然而莎娜停下了手中的动作。她呆呆地看着面前的‘东西’,一脸茫然。哑奴狰狞的表情也僵硬在脸上,一幅不明所以的模样。

“吼吼吼……”对面的‘东西’还在吼叫着,双眼得意地看着哑奴和莎娜。

莎娜翻找出魔兽丛书,一页,没有,两页,没有,再翻一页,还是没有,一直翻到最后一页,就是没有。书上没有介绍面前这个‘东西’是哪个种类。莎娜的脑海中一片问号海洋。

在莎娜和哑奴的面前站着一个很奇怪的‘东西’,而七级虎王兽的声音就是从它嘴里发出来的。它的皮呈银白色,脑袋上有一团红色的细毛,红色细毛的旁边的白毛被绑成一个又一个小麻花辫,它的个头很小,跟家宠猫儿一般大。说它是狗吧,长得也太迷你了,而且狗的尾巴是朝下的,说它是狼吧,这个模样是不是太奇怪了?难道是狼族的新品种?

“吼吼吼……”默特巴得意地看着面前的两个人类。怎么样?被他的歌声迷住了吧?他就知道,天底下没有比默特巴王子更伟大的艺术家。想必他一定是天底下第一个会发出虎啸的狼族。常年跟在吟游诗人身边,他对人类的味道非常熟悉,所以还没有靠近他们的时候他就感觉到他们的气息。有人类?太好了。他又可以尝到人类的美酒,欣赏人类的美人了。

“哑奴,它是什么东西?”莎娜好奇地看着面前这个不明物。这造型,太有个性了!她才不会相信他额头上的红毛是天生的,更不会相信红毛旁边的小辫子也是天生的,更更不会相信尾巴上那一串串小辫子是天生的。

“呀呀!”哑奴摇摇头。它应该是一匹狼吧!

“吼吼吼……”默特巴不乐意了。他才不是东西,他是高贵的狼族王子默特巴。吟游诗人说过,他是全天下唯一一个可以学十二种高级魔兽唱歌的狼族。

“狼族的眼眶一个白一个黑?难道是狼和熊猫杂交的?”莎娜第一次发觉她聪明的大脑并不好用。

“吼吼吼……”默特巴很生气,后果很严重。他可是纯种的贵族狼,是狼族最高贵的王子,居然说他是咋种,真是不可原谅。

“行了行了,别叫了。真是快被你吓死了。”莎娜塞住耳朵没好气地道。害她瞎紧张半天,甚至做好了以命想拼的准备,没想到来了一个玩马戏的。

哑奴轻呼一口气,但是他还是没有收回剑,他不知道面前这个‘东西’有没有危险性,他不敢冒险。

“嗷……”默特巴发出自己的声音,双眼赤红地看着面前两个人类。不可原谅。他们侮辱了高贵的狼族王子默特巴。

“哑奴,他怎么了?”莎娜头皮发麻。看来面前这个家伙并不好惹。

“嗷……”道歉,向默特巴王子道歉。默特巴一幅蓄拭待发的模样。

“不妙。”莎娜拉着哑奴慢慢朝后退。“小家伙生气了!”

“……”咬死这两个不懂贵族礼仪的人类。默特巴朝莎娜冲过去。莎娜身子灵活地躲闪。

经过默特巴的惊吓,他们出了一身冷汗,结果反而提早让冰雕蛇的魔力从他们身上消失,现在他们也有力气对付默特巴了。

“喂,你别咬我衣服,我现在没有换洗衣服了。”莎娜惊呼道。

哑奴拔剑冲上去,但是聪明的默特巴并不和哑奴对阵。他知道那个丑汉子不是好欺的,他自然找好欺的欺负。哼!居然侮辱优雅的王子默特巴,他要咬死她。

莎娜运用了轻功——燕子点水,但是这种状态还是无法摆脱默特巴,可见默特巴的身体有多么灵活。默特巴紧跟着莎娜,时而咬上一块衣袖,时而咬掉一块裙摆,引起莎娜尖叫连连。

目前她只有这一件衣服了,咬坏了她怎么出去见人?死东西,她一定饶不了他。

“啊!哑奴,杀了他,帮我杀了他……”

憨厚的大汉子呆立在原地,搔着头不知所措。“呀……”小姐,你们跑得太快了。你慢点跑,不然哑奴帮不了你啊!

让莎娜慢点跑?开玩笑。她已经用最快的速度逃窜还是摆脱不了这个怪物,再跑慢一点的话她身上的衣服就成碎布了。

“嗷嗷……”跑啊,看你快还是他快。
正文 隐忍的日子 默特巴
异世之邪道女王